主页 > E漂生活 >1972年安地斯空难:第一夜彷彿永夜,而救援并未抵达 >

1972年安地斯空难:第一夜彷彿永夜,而救援并未抵达


第一夜彷彿永夜一般。我被恶梦惊醒。看了看四周:机身上结了一层霜,破洞附近的所有东西都结了冰。通往客舱前段的区域大半有遮蔽免于风雪侵袭。等了好久才出现早晨来临的光亮,当第一道光线终于照在残破的飞机上,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科切.因夏提到这时才看清我的脸:他惊讶地望着我,像见鬼似的。呻吟哀叹的一夜寒冷让我们几小时内都变老了。

机身残存部分侧躺在雪地上,有八个窗子朝向天空,五个压在结冰的地上。飞机斜斜撞击地面之前显然就已解体。鬆脱的钢缆和电线从天花板垂下来。我走到机外发现了骇人的景象,巨大圆形剧场般的开阔空间往东延伸(阿根廷),西方则是难以翻越的山脉,构成一道U形墙围住我们。没时间为我自己难过了。

我开始跟古斯塔夫.泽比诺进行晨间巡视。有几个人昨晚死了。有些人则像安立奎.普拉特罗保持稳定,也有些人像南多的妹妹苏珊娜恶化了。我们担心南多死了,但他仍持续昏迷。

这个早上我们第一件任务是从机身中搬出遗体。跟前一晚相反,当时周围的雪是柔软的粉状(我们的朋友卡洛斯.瓦雷塔一步失足竟然深陷没顶),现在地面坚硬结冻。崎岖的黑色岩石与几块飞机残骸散落在地面。

有些遗体僵硬了,我们三个必须用飞机座椅安全带做成绑带把他们拖出来。目标是稳住重伤者的状态,直到救兵抵达。第二天,我们误认为我们生还是个奇蹟,因为我们以为我们坠毁山区的地点比事实低得多,坚信马上就有人前来救援。这让我们在黑暗中充满焦急的哭喊和呻吟,一夜歇斯底里之后不致陷入恐慌。驾驶舱内唯一倖存的副驾驶但丁.拉古拉拉死前说过,智利人知道我们经过了库里科,位处在智利一侧的丘陵地带,他认为这将是我们获救的关键。飞机的高度计只显示七千呎—─我们后来才知道这数据是错的,是指针经过撞击后故障导致的结果。

1972年安地斯空难:第一夜彷彿永夜,而救援并未抵达
泪之谷(Valle de las Lagrimas)空拍图,2010年:在生还者停留的同个时期摄于25,000呎高度。(照片提供:飞行员丹尼尔.贝罗)

马切洛.裴瑞兹.戴.卡斯提洛把所有人聚集起来清点我们找得到的粮食和器材。但我们只找到很少量食物。这个雪地社会的礼俗开始发展。我们平均分配找到的粮食,搜索残骸时没有人为了找到的外套、上衣或裤子争吵。

我们必须保持冷静;如果惊慌,我们就死定了。因为位处高海拔,大家动作都很迟缓。无论谁感觉疼痛或难过,都绝口不提。我们告诉自己,最糟的已经过去。我们必须为了重伤者保持正面积极,给他们希望。他们是我们的责任,我们拒绝让他们失望或放弃他们。

马切洛和他的小组把我们找到的空行李箱排成一个大十字形,让救援者能从高空看见。我们用脚在雪地上刮出SOS文字。但是出乎我们意料,没人来救,粉碎了我们的期待。入夜后,我们回到机身里等待另一个辛苦的夜晚,我们在破洞处用行李箱堆成一道墙,希望今晚能好过一点。

隔天早上,我们清楚听到头上高空有喷射机飞过。然后几乎立刻有架螺旋桨飞机跟着,比第一架更高。我们都发誓看到第一架飞机倾斜机翼,是看见我们的明显讯号—─表示我们应该快点準备好,盼望的救援终于上路了。我们很确定。一小时后,我们听到远方一架小型双引擎飞机的嗡嗡声,我们都相信它也是救援的一部分—─飞机在扫描下方的地表,把残骸位置、碎片分布区和我们这些生还者构成的移动小点的座标传回基地。

我们跳跃喊叫哭泣,因为我们被发现了—─我们得救了。我们在那狂喜的短暂时刻的主要考量是要如何向那些死者家属说明事情经过。我们完全不知道,不久之后我们有些人也会变成死者。

出乎预料,虽然那些飞机清楚地向我们发出讯号,当天救援并未抵达。没有其他带来希望的迹象,也没有空投粮食或保暖衣物。于是一连串没有答案的问题开始了:为什幺?我们到底在哪里?他们什幺时候会来?我们哪里做错了?我们再次向自己说谎,争取时间,轻易让自己失望免得我们疯掉。我们告诉自己,这种救援并不容易;他们需要直升机,也可能他们已经带着骡子徒步出发了;我们在最平缓的东北方山上看到他们出现只是迟早问题。

黄昏来临时,我们心情沉重地回到飞机里。又一个可怕的夜晚等着我们。

第三天,我们又听到飞机低鸣声,但令我们惊讶的是,它不在头顶上。搜索转移到另一个区域去了。我们发现有架商业客机经过上空,来自没有我们仍继续运作的世界—─我们不再是世界的一部分。我开始祈祷有神灵把我的请求带到天上的飞机,然后他们会奇蹟似的派救援下来。直到今天,每当我飞越山区,仍会感受到那股情绪,请求上帝保佑底下照顾羊群时睡在山洞里的牧人。

我们不知道为何耽搁这幺久,但仍坚信救兵已经上路了。离我们那幺远的那些飞机还会搜寻什幺?或许是飞机的其他残骸?坠落现场?天晓得机尾段跑到哪里去了?我们仍然无人闻问。

一天天过去,残破的客舱逐渐不再像原本有目标和命运的飞机残骸。它现在成了险恶深山中的悲惨避难所。机身和挤在里面的我们这群人不再属于这个世界。我们二十七个人—─很快就会剩十九人……然后十六人—─现在成为陌生人,来自另一个次元的生物。我们在焦急的前几天无法想像我们的庇护所很快就会变成坟墓。

书籍介绍

《我要活下去:安地斯山空难如何启发我拯救生命的天职》,奇光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罗贝托.卡尼萨医师、帕布罗.维尔奇
译者:李建兴

,载着老基督徒橄榄球队和许多亲友的一架乌拉圭空军飞机坠毁在安地斯山脉。那段死亡边缘的艰苦经历促使了生还者罗贝托.卡尼萨成为世界顶尖的小儿心脏科医师,本书是他回首那段纠心伤痛过往的动人回忆录。

当时念医学院二年级的橄榄球员罗贝托.卡尼萨在死伤惨重的失事现场照顾受伤队友,明白世上没有更幸运的人了:他还活着——为此,他应该永怀感激。当挨饿的众人为求生存而极度挣扎时,卡尼萨扮演关键角色守护着生还的同伴们,最终和一位伙伴徒步越过凶险的山区去求救。

没人想像得到发生在那种极端条件下的事故会有生还者。卡尼萨在生死之间的非凡经历成为他后半生的触媒。空难让卡尼萨对自己、对人性和对生命有不同的认识和体悟,为了感念并延续死去友人的生命,他积极行医,尤其是帮助那些被家人、医生和医疗体系放弃的生命。

这个关于希望与决心、团结与机智的振奋人心故事,有他对空难的回忆、对生命的尊重和感激,还有一位医生不放弃任何希望、为生命找寻出路的爱与精神,也对翻拍成电影《我们要活着回去》(Alive!)的知名故事提供了清晰的新体察。卡尼萨也独特又迷人地穿插描述他诊断胎儿与新生儿身上複杂先天心脏疾病的医师工作,以及在安地斯山上如何被迫作出改变人生的困难决定。卡尼萨以优雅人道的笔触督促我们自问:当所有机率都对你不利,你会怎幺办?

1972年安地斯空难:第一夜彷彿永夜,而救援并未抵达

上一篇: 下一篇:

市府会主动退还溢缴停车费

市府依法行使公权力

市府保障彩虹眷村财产权让文化景点永存台中

市府及台南邮局关怀农产行销南化红宝石爱文芒果挺小农做公益

市府召开跨局处防疫会议4道防线防制非洲猪瘟

市府合法简化消保业务作业流程节省等待时间

申博太阳城_云顶集团注册送76|提供每日生活网|影响力生活网|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618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sunbet心水博